言寒三生纸上墨

这里小妍,我爱优雅,我爱断罪☆巨雷切芦,严重警告!!!

占tag致歉。
欢迎喜欢青山的小伙伴激情加群我们一起吸青山哦!

【无题】

纯虚构成年职英设定,微青芦,防雷
刀子,慎入

亲爱的芦户:
    最近可好?

    很抱歉过了这么久才给你回信,每天的工作过于繁忙直到轮休时才想起上次你来信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久违的去了一次最喜欢的咖啡厅,享受着久违的下午茶时光。就是我曾经和我提过的那个别有情调的咖啡厅,它经过了不小的翻修:窗台上紫藤萝瀑布般倾泻,白色栅栏前种满了不知名的粉色小花。说起来前段时间说邀请你你来巴黎旅行的事情,可能要推迟了。毕竟下次的轮休要等到很久以后,请原谅我的不守信。不过同样身为职业英雄的你事务也比较繁忙吧?顺便一提,上封信里提到的关于我使用个性后腹部异样的不适,医生说这是过度劳累引起的,我已经按照医生的建议慢慢规律饮食和作息时间,所以不需要为我太担心。
    
                                                              你的友人
                                                              青山优雅

亲爱的芦户:
    近来可好?
    
      这次给你写信是在我刚洗完澡,冲洗掉一天的疲劳身体也暂时得到了放松。今天的巡逻有些不安,不过只是一些小偷强盗之类的毛皮小事。我用我引以为豪的个性成功处理好了这些,并没有为此受伤。最近有些想去看海,或者再去卢浮宫看一次那位美丽的mademoiselle(指蒙娜丽莎)。最近的心情有些浮躁,或许是因为没有咖啡——我喝咖啡的权利在一个星期前就被医生剥夺,建议我改食太妃糖——但我并不是很喜欢甜腻过头的糖果,但是它们有助于睡眠,特别是没有咖啡的情况下,为了明天早上的巡逻写完这封信我就要休息了,说起来就算长大了你也没有改掉熬夜的坏习惯吧?曾经还让我上课帮你挡住老师的视线然后偷偷睡觉,即使我们有几小时的时差,但还是希望你早点睡觉,毕竟早间巡逻精神不佳是件很困扰的事情。

Bonne nuit(晚安)

                                                           你的友人
                                                           青山优雅

亲爱的芦户:
    别来无恙。

    这次写信的时间是比平常都要早的清晨。我昨晚做了一个十分混乱的梦,趁我还记得——我杀了人,不止一个,梦里的我在为无个性的人们执行死刑。只是子弹穿过脑门的程度,场面没有过于血腥但醒来后我却感到浑身无力。我有些害怕这个梦,或许我该去建议医生用安眠药替代太妃糖。老实说我最近一直,一直都有些神经紧张。这是失去咖啡的第三个星期,没有替代品来麻痹神经。现在我的太阳穴隐隐作痛,我思考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奇怪的梦,无个性的人在我们那个年代就很少,现在应该更为稀有。那什么…我收回上面对噩梦的言论,我决定去联系一位久别的友人。在信纸上对你说了这么多后我感觉舒坦许多,所以不用为我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你的友人
                                                            青山优雅

亲爱的芦户:
    你还好吗。
    
    今天早上我醒来时大脑一片空白,我几乎用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才回想自己自己是谁。腹部异常的疼痛愈发频繁,再加上之前提到的噩梦,我想我最近的状态实在是有些糟糕。事务所的人建议我回家休息,我想我确实需要一点时间去调整自己的状态。或是学当地人举着盛满红酒的高脚杯站在窗前欣赏巴黎的夜景,可惜埃菲尔铁塔的塔灯只开15分钟。对了,请不要在意信纸上的一两滴红色液体,那是我不小心将红色的墨水滴了上去,请原谅我的冒失,以及我不知道你收到这封信时它们会不会已经变成褐色——也无大碍。这封信的篇幅有些短小,最近的记忆不好,有一些想写要的话却在提笔后忘掉了。可能我已经老了吧哈哈。放心我没有事,不用担心。

                                                           你的友人
                                                           青山优雅
     
亲爱的…芦户:
    我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妙。

     我的记忆力下降得十分厉害,甚至提笔时忘记了你的名字——好在我又想起来了。事务所的人也因为我的状况给我放了长假,我想我终于有时间带你来巴黎旅游,去我之前说过的咖啡店,去看埃菲尔铁塔,去看蒙娜丽莎
   
     ……

    【怎么可能】

青山优雅停下笔,把之前写的从未寄出的信件撕得粉碎。

    ……





亲爱的芦户:
    很抱歉,这将会是我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

     对于我一点点流逝掉的记忆,我现在仅能写出我记得的。我不知道前面有没有对你提过,使用个性时腹部异常的不适,和腹泻不同的,那种不安的疼痛。就在昨天,也可能是前天,或者是更早。我在战斗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用不了个性了。还好身边有同伴帮忙抓捕了杀人犯,遇到危险的mademoiselle才能安全到家。从那天之后,我一直都无法使用个性,腰带是好的,问题出在自身。其实更早的时候我就被宣告将来的哪天个性会消失的事实,就像是提前被告诉了自己的终焉。之前做的噩梦或许也是个预兆。很抱歉,我可能不能带你来巴黎旅游了,或许我同样在巴黎的朋友可以代我陪你,我想你记得他,物间宁人。高中那会B班的那个性格不好糟糕的人,现在他没有以前那样顽劣,不过可能会因为以前的事情对你说一些嘲讽的话,不要放在心上,他只是在针对A班。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却还记得你们两位友人的名字,也有些可笑啊。来巴黎的话也请不要到这个地址来找我,因为那个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了。虽然不知道现在的时间,但是还是说一句,

晚安。

                                                           你的友人
            

临摹。是高考应援来着!……但是好像已经晚了,那么中考应援行不行……

卡姿兰大眼睛👀✨

最近的垃圾画,p1是宝石之国pa的芦户。后面是摸鱼,我站青山左阿……就很无奈。